Mathematics

Practical wisdom is only to be learned in the school of experience

七夕特辑 · 数学家不一样的表白方式

我们的心就是一个圆形,因为它的离心率永远为零。

我对你的思念就是一个循环小数,一遍一遍,执迷不悟。

我们就是抛物线,你是焦点,我是准线,你想我有多深,我念你便有多真。

零向量可以有很多方向,却只有一个长度,就像我,可以有很多朋友,却只有一个你,值得我来守护。

生活,可以是甜的,也可以是苦的,但却不能没有你,枯燥平平,就像分母,可以是正的,也可以是负的,却不能没有意义,取值为零。

有了你,我的世界才有无穷大,因为任何实数,都无法表达,我对你深深的love。

我对你的感情,就像以自然常数e为底的指数函数,不论经过多少求导的风雨,依然不改本色,真情永驻。

不论我们的前面是怎样的随机变量,不论未来有多大的方差,相信波谷过了,波峰还会远吗?

你的生活就是我的定义域,你的思想就是我的对应法则,你的微笑肯定,就是我存在于此的充要条件。

如果你的心是$x$轴,那我就是个正弦函数,围你转动,有收有放。

如果我的心是$x$轴,那你就是开口向上,不为负的抛物线,永远都在我的心上。

我每天带给你的惊喜和希望,就像一个无穷集合里的每个元素,虽然取之不尽,却又各不一样。

如果我们有一天身处地球的两侧,海角天涯,那我一定顺着通过地心的大圆来到你的身边,哪怕是用爬。

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居异面直线的两头,那我一定穿越时空的阻隔,划条公垂线向你冲来,一刻也不愿逗留。

但如果有一天,我们不幸被上帝扔到数轴的两端,正负无穷,生死相断,没有关系,只要求个倒数,我们就能心心相依,永远相伴。

情人是多么的神秘,却又如此的美妙,就像数学,可以这么通俗,却又那般深奥。

只有把握真题的规律,考试的纲要,才能叩启象牙的神塔,迎接情人的怀抱!

笛卡尔的爱情故事

笛卡尔(René Descartes),17 世纪著名的法国哲学家,曾经提出“我思故我在”的哲学观点,有着“现代哲学之父”的称号。笛卡尔对数学的贡献也是功不可没,中学时大家学到的平面直角坐标系就被称为“笛卡尔坐标系”。

传闻,笛卡尔曾流落到瑞典,邂逅美丽的瑞典公主克里斯蒂娜(Christina)。笛卡尔发现克里斯蒂娜公主聪明伶俐,便做起了 公主的数学老师, 于是两人完全沉浸在了数学的世界中。国王知道了这件事后,认为笛卡尔配不上自己的女儿,不但强行拆散他们,还没收了之后笛卡尔写给公主的所有信件。后来,笛卡尔染上黑死病,在临死前给公主寄去了最后一封信,信中只有一行字:$r=a(1-\sin\theta)$。

自然,国王和大臣们都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,只好交还给公主。公主在纸上建立了极坐标系,用笔在上面描下方程的点,终于解开了这行字的秘密——这就是美丽的心形线。

《七夕特辑 · 数学家不一样的表白方式》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